當前位置:100EC>生活服務電商>順風車行程中錄音是否侵犯隱私?專家:應有言在先 雙方確認
順風車行程中錄音是否侵犯隱私?專家:應有言在先 雙方確認
發布時間:2019年06月23日 14:11:01

(網經社訊)“據統計2019年1-5月份全國12315平臺共接受共享出行方面投訴舉報26736件,同比增長12.17%,其中共享單車20304件,占比76%;共享汽車6195件,占比23.2%;網約車237件,占比0.8%。”6月19日,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網監司12315處調研員吳臻在“2019共享出行消費者權益保護”座談會上透露。

據悉,該座談會由中國消費者報社主辦、哈啰出行支持,來自國家市場監管總局、中國消費者協會等單位的負責人及相關領域專家學者,就共享出行行業的消費者權益保護、提升共享出行行業的整體形象和服務規范等話題進行研討。

會上,順風車相關話題再次引起熱議。上海市消費者權益保護委員會副秘書長唐健盛表示,順風車跟網約車、共享單車的模式都不一樣。“網約車出來了以后,造成了城市出租車牌照價格的貶損,這是最大的利益沖突。順風車出來了以后,我們相信它不會對現有出租車,或者網約車直接利益構成直接沖突。但順風車突出問題在于它的社會成本。我們先前關注到的安全問題,我覺得也是社會成本很大的一方面。”

此前,為保障用戶安全,順風車行程中全程錄音是否侵犯了乘客隱私,曾引起廣泛討論。

北京市法學會電子商務法治研究會會長邱寶昌認為,順風車雖然是私家車車主,但是他的功能是公共交通,這時候錄音,隱私在這個空間當中,要作出讓步,不能以隱私權對抗錄音。“像錄音、錄像、攝像都可以的,要明示,讓消費者充分知情。”

北京大學法學院副院長薛軍則認為,一般情況下,順風車行程中錄音,可以采取比較折中的處理方法,即征求當事人的意見,如果他同意就可以錄音;而對于特殊時間段,比如夜間,在危險因素增加的情況下,建議進行強制錄音,只要事先作為順風車相關規則公布,做到“有言在先、雙方確認”。

哈啰出行相關負責人介紹,哈啰順風車于2019年2月22日在全國300座城市正式上線,截至今年5月份平臺認證車主超過500萬,累計發單乘客超1000萬人。自從去年幾起順風車事件之后,安全成為消費者最為關心問題之一。在安全保障方面,哈啰做了一系列規范,比如:從產品定位上,哈啰順風車堅決杜絕社交相關的功能;司乘雙方采用虛擬號碼,保護隱私;在車主責任方面,建立車主多重審核機制,包含對接城市公安部門建立了動態背景篩查體系等。

在競爭規則方面,薛軍表示,順風車主要還涉及到怎么進行運營行為。“分享行為之間有一個清晰界定,避免出現監管套利、巨大落差。以共享為名,在做著傳統運營事情,這會導致不公平現象。”

而在順風車運營中,平臺方經常收到司乘雙方的投訴:司機嫌運價太低;乘客則錯誤理解順風車是一種運價低廉的網約車,并以網約車的服務標準來要求順風車車主,從而產生了很多不合理的需求。

薛軍同時指出,對于用戶顯然過分的要求,或者投訴,都可以通過社區治理規則,對他進行規范。“消費者保護,也不是非常絕對的目標。當他作為整個共享出行社區中的成員,他必須是理性的、合作的,能夠更多地具有與人為善要求出現,這時候不能提出非常不合理的要求。如果有的話,通過社區治理規則,慢慢也可以對他進行約束。”

與會專家學者普遍認為,出現上述問題,主要是對順風車和網約車的定位出現了偏差,“把順風車當做快車運營”。實際上,國務院辦公廳關于深化改革推進出租車行業發展指導意見,以及網絡預約出租汽車經營管理辦法中明確規定,私人小客車拼車、順風車,是由合乘服務提供者事先發布信息,出行線路相同的乘客選擇合乘服務、分攤合乘部分出行成本,或者車主免費付出的出行方式。這是順風車所遵循的根本,其本質是共享互助,而不是“運營賺錢”。明確了這一點,用戶體驗、用戶安全、行業秩序才會出現根本好轉。


“十一”黃金周落幕,在線旅游平臺消費投訴也隨之增加。據“電訴寶”(電子商務消費糾紛調解平臺)顯示,涉及投訴較多的平臺有途牛、同程旅游、藝龍、攜程、飛豬、去哪兒、馬蜂窩、走著瞧旅行、聯聯周邊游、世界邦旅行、俠侶親子游、騎驢游、小豬短租、旅劃算、微旅、igola騎鵝旅行、鉑濤旅行、驢媽媽旅游、青芒果旅行網、發現旅行、訂房易、周末酒店、愛彼迎、愛訂不訂等。如您有這方面侵權遭遇,請訪問“電訴寶”在線投訴維權。

【版權聲明】秉承互聯網開放、包容的精神,網經社歡迎各方(自)媒體、機構轉載、引用我們原創內容,但要嚴格注明來源網經社;同時,我們倡導尊重與保護知識產權,如發現本站文章存在版權問題,煩請將版權疑問、授權證明、版權證明、聯系方式等,發郵件至[email protected],我們將第一時間核實、處理。

【關鍵詞】順風車錄音隱私
平臺名稱
平臺回復率
回復時效性
用戶滿意度
体彩幸运赛车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