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100EC>生活服務電商>裁撤教育事業部 百度教育大轉型
裁撤教育事業部 百度教育大轉型
發布時間:2019年06月23日 11:16:43

(網經社訊)多事之秋的百度,在教育業務布局上進行了新一輪大調整。

5月中旬,有媒體報道,原歸屬于百度EBG(新興業務事業群)的百度教育事業部被撤裁。原百度教育事業部旗下部分產品被劃分到不同事業部,如To C的百度文庫、百度閱讀業務進入百度內容生態部門;百度智慧云課堂被劃入ACG(智能云事業群),結合百度云業務的優勢,專注To B。

原百度教育事業部總經理張高轉崗至百度搜索公司,向新晉升的百度高級副總裁沈抖匯報。

隨后,百度發布消息稱,裁撤教育事業部系公司業務架構調整,旨在進一步整合和優化資源,期待新的業務架構能進一步提升組織效率。

引起外界疑問的是,百度這一輪對教育事業部的撤裁與業務拆分意味著什么?

另一互聯網巨頭近期在教育領域的動作或許能夠給出部分答案。今年5月22日騰訊生態大會上,騰訊正式發布“騰訊教育”品牌,騰訊教育業務隸屬于騰訊高級執行副總裁湯道生管轄的CSIG(云與智慧產業事業群),騰訊將在“連接”和To B的方向進一步發力。

有業內人士告訴新京報記者,百度、騰訊等互聯網巨頭在教育領域的戰略調整,意味著他們開始認清自己的優勢是技術,是云計算和AI。“教育真正的基礎設施是云計算和AI,這是初創企業或者目前所謂頭部教育公司沒法與之相比的。”

教育事業部大調整起碼在最低限度內意味著,過去七年,百度通過種種嘗試,都沒有找到一條合適的路徑切入教育圖譜。

如今,在經歷內部人事震蕩與盈利失血之時,加上教育領域群敵環伺的外部挑戰,對于百度來說,教育業務在未來能不能有起色,依然前路未卜。

百度傳課試錯

BAT當中,百度一度被認為最有可能在教育領域有所建樹。

一位接近百度的互聯網業內人士告訴新京報記者,百度的廣告業務,最賺錢的是醫療,其次就是教育。百度很早就看到了教育領域的機會。

在百度體系內,最早并沒有成型的教育板塊意識,他們用一個一個產品、內容去探索教育的路徑,比如,最早也最廣為人所知的百度文庫、百度知道、百度百科等產品,到后來的百度閱讀。但不滿足于單個產品的成功,2014年前后,百度試圖進入在線教育的整個生態,當時的風口是平臺模式。

2014年7月,百度全資收購傳課網,這是一個創業團隊運營的在線教育平臺,其時估值已達到3000萬美元。隨后,傳課網更名百度傳課,傳課網創始團隊創始人王海明、王鋒等擔任負責人。

公開資料顯示,傳課網團隊被百度寄予厚望。僅一年之后,百度于2015年12月宣布成立百度教育事業部,由王海明出任事業部總經理。百度成為BAT里最先

成立單一教育事業部的公司。騰訊是直到今年,整合了20多個教育業務,才正式對外輸出“騰訊教育”品牌。阿里內部的教育、培訓業務如湖畔大學、淘寶大學業務,如今依舊分散在不同的事業群里。

“BAT三家誰能把教育做成?一定是百度。百度以搜索起價,通過搜索到達服務是最便捷的。”王海明在接受采訪時曾自信地表述。

在流量思維當道的時代,對于互聯網公司來說,流量賦能是最直接的做法。百度教育事業部最初的判斷是,用流量賦能,很容易就能“砸”出一個教育領域的淘寶。

“事實上,用流量分發思維做平臺生意,在教育領域未必合適。”一位曾在某互聯網公司在線教育部門任職的高管告訴新京報記者,做平臺是一件非常復雜的事情,“不管是C to C的平臺,還是B to B to C的平臺,它能成立都有兩個先決條件,一是用戶在這個平臺上的行為是一致的,沒有太大差別的;二是平臺連接的用戶之間是能形成網狀效應的,也就是錯綜復雜的彼此的連接。”

該高管告訴新京報記者,首先,從用戶行為上來看,是非常不一樣的。“雖然說都是找課,但教學的過程不一樣。有的課的教學是需要一對一的,有的是需要小班的,有的是需要大班的;有的是要純線上的,有的是線上線下結合的……有的還需要有反饋,交作業。”

關于網狀的連接,一個最簡單的例子是,即使平臺可以連接比如新東方、學而思、達內等品牌,但用戶是看產品的。如果用戶認準了學而思,那他就去上學而思了,此時就和平臺沒有關系了。用戶很難在一個平臺上產生比較強的網狀連接。

在他看來,教育本身不是一個簡單的對接的教育,也很難在平臺上產生復雜的用戶連接。從這兩個角度看,平臺的模式很難成立。

百度傳課的后續發展驗證了這一判斷。或因用戶留存問題,百度教育事業部另一任總經理張高在多個場合談及,百度傳課需要轉型。2018年初,百度傳課改名為“百度小課”,嘗試更“輕”的教育產品,也一并試水知識付費,但都收效甚微。

一位接近百度教育業務的投資人曾告訴新京報記者,百度傳課是被“耗死的”,“不是競爭,不是被打死。是時間長了之后,百度對他們沒了耐心。百度收購傳課的時候,簽了對賭協議,但創始團隊最后沒能完成業績目標,所以創始團隊也心灰意冷,不想做下去了。”

2018年7月,有媒體報道稱,百度傳課被徹底關停,團隊解散。有公開報道稱,2018年10月,原傳課網創始團隊的王鋒等人公開發布新風旗艦產品,宣布繼續創業。只是,他們的這次創業,與教育毫不相干了。

教育調頭 押注AI

有意思的是,曾被百度寄予厚望的傳課團隊最后交出了一份令人失望的答卷,但內部孵化的另一個產品卻欣欣向榮。

2014年左右,幾乎與收購傳課網同期,原百度知道負責人侯建彬在內部孵化K12賽道的教育產品——作業幫。一年之后,也即百度成立內部教育業務事業部前,作業幫團隊悄然從百度獨立。

企查查顯示,作業幫團隊成立的新公司——小船出海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6月,百度為其大股東,侯建彬出任作業幫CEO。

根據作業幫公開的融資歷程,2018年7月,百度關停內部傳課業務時,作業幫正好完成D輪3.5億美元的融資,投資方里出現了眾多明星基金如高盛、紅杉資本、紀源資本、泰合資本等。

作業幫作為從百度獨立出來的公司,除了資金之外,不少業內人士認為其與百度沒有其他關系。“百度不參與作業幫的業務與管理,對于作業幫來說,百度更像是一個投資人的角色。”

被給予更多資源的互聯網公司內部教育團隊,卻跑不過從其中獨立出去的外部教育團隊,問題出在哪里?一個可以參照的案例網易教育事業部。

今年初,經歷一系列裁員、調整傳聞后,網易杭州本部的教育事業部宣布并入北京的有道事業部。5月底,有知情人士向新京報記者確認,網易有道正在尋求赴美IPO

與網易教育事業部相比,網易有道團隊是一個更加獨立的存在,網易有道是網易的子公司。某種程度上說,這又是一個內部教育團隊沒有跑贏外部獨立團隊的故事。

一位接近網易有道的業內人士告訴新京報記者,網易有道一開始就是獨立的公司,相比網易公司內部的教育事業部,在做事風格上更堅決。“有道是就做自營,不做平臺,很清楚。”

或許正是在這樣的對比和試錯中,百度、網易、騰訊等互聯網公司,都在調整自己在教育領域的戰略。多鯨資本合伙人葛文偉對此評論稱,“這些互聯網‘大廠’終于發現,流量生意只能在某個點上有突破,但解決不了教育生態的問題。”

而對于百度來說,陸奇的出現或許幫助其重新發現了自身的優勢。

2017年1月,陸奇出任百度集團總裁。根據財經雜志報道,到任一個月后,陸奇就將百度業務按照關鍵使命和非關鍵使命、主航道和非主航道的方式劃分為四個象限。

例如,百度的移動搜索,Feed信息流是百度最重要的主航道+關鍵使命業務,而教育業務很不幸,落在非主航道也非關鍵使命的,幾乎是百度業務中最不重要的第四象限。第四象限意味著,得到來自百度集團的資源和支持極為有限,甚至面臨隨時被拋棄的危險。

一個可以佐證的例子是,與教育同為第四象限業務的百度糯米,在2017年左右經歷了大規模人員調整,并不斷有傳言稱將獨立出百度,旗下糯米影業于2018年作價兩億“賣身”愛奇藝。

此外,陸奇在任期間,百度強勢押注AI。2018年,百度教育事業部總經理張高在多個場合稱,百度教育的戰略從To C 的內容分發轉變為重視To B 的“AI+教育”。

今年5月份的這次調整,將教育事業部的智慧課堂業務并入智能云事業群,說明百度教育將進一步轉向To B,重視教育與AI、智能云的整合。

多鯨資本合伙人葛文偉告訴新京報記者,在線教育里面最大的機會還是在K12體系,“也就是說為B端賦能,為學校附能,為機構賦能,實際上是目前這些互聯網大廠最好的能夠切入到教育的維度。”更進一步說,這些互聯網巨頭能夠更廣泛發揮自身優勢,畢竟他們擁有教育頭部的所謂創業公司所不能比擬的AI和云計算能力。

百度教育還有機會嗎?

最近一兩年,在線教育領域一直不能回避的問題是,為什么以BAT,以新崛起的字節跳動為代表的科技公司,甚至大疆這樣的硬件科技公司,都要強勢進入?

對于中國的互聯網發展階段,美團創始人王興有一個著名的論斷叫作“互聯網下半場”。王興認為,此前互聯網的發展,很大程度上依靠人口紅利。通俗理解是,互聯網的高增長已經不可持續。目前幾乎所有的互聯網公司在傳統業務上的增長都在放緩,如游戲、廣告、電商等業務。

在這樣的大背景之下,互聯網公司必須要尋找新的業務增長點。而以教育、醫療為代表的傳統行業,就成了巨頭們下一個爭奪的戰場。“各種傳統行業領域里,教育是市場最大、最讓人有想象力,而且都覺得自己能做好的業務。”一位在線教育從業者分析。

美國學者詹姆斯 卡斯的《有限和無限的游戲》在互聯網行業受到追捧,其提出的“有限與無限的游戲”這一概念正在重塑互聯網從業者的思維方式。在商業上來說,無限游戲代表了一種未來的、無邊界的競爭方式。

葛文偉分析,現在的互聯網公司,都在變成數據型公司。未來數據型公司的一大特點就是,無邊界,什么都能干。

巨頭進入在線教育,一方面與在線教育龐大的市場分不開;另一方面,又與商業邏輯相關,即它可以進入教育,也可以進入醫療,也可以改造線下消費……它會進入一切還有空間的行業。

由此引發的另外一個問題是,在同類公司都進入一個領域的時候,誰能勝出?從百度教育的角度講,當互聯網公司紛紛想從在線教育領域切一塊蛋糕的時候,百度的機會在哪里?

那就不得不回歸教育的本質。一位教育行業資深從業者曾經對新京報記者感慨,教育產品與互聯網產品的思維方式很不一樣。教育行業本身很難高增長。他舉例,教育行業需要好內容,而一個好的內容的研發周期,至少需要半年才能形成一次迭代。要做出來交給用戶、用戶學、學完之后反饋再迭代。這與互聯網產品的一周一迭代的頻率完全不同。

“所有互聯網公司做教育,很重要的一點是耐心夠不夠,有沒有耐心愿意等。”上述資深教育行業人士表示。

除此之外,另一個機會或許就在于To B。利用科技公司自身在AI、云計算上的技術優勢,為學校、教育機構、教育主管部門賦能。

當然,這也不僅僅是百度的機會。(來源:新京報 文/石茹

“十一”黃金周落幕,在線旅游平臺消費投訴也隨之增加。據“電訴寶”(電子商務消費糾紛調解平臺)顯示,涉及投訴較多的平臺有途牛、同程旅游、藝龍、攜程、飛豬、去哪兒、馬蜂窩、走著瞧旅行、聯聯周邊游、世界邦旅行、俠侶親子游、騎驢游、小豬短租、旅劃算、微旅、igola騎鵝旅行、鉑濤旅行、驢媽媽旅游、青芒果旅行網、發現旅行、訂房易、周末酒店、愛彼迎、愛訂不訂等。如您有這方面侵權遭遇,請訪問“電訴寶”在線投訴維權。

【版權聲明】秉承互聯網開放、包容的精神,網經社歡迎各方(自)媒體、機構轉載、引用我們原創內容,但要嚴格注明來源網經社;同時,我們倡導尊重與保護知識產權,如發現本站文章存在版權問題,煩請將版權疑問、授權證明、版權證明、聯系方式等,發郵件至[email protected],我們將第一時間核實、處理。

平臺名稱
平臺回復率
回復時效性
用戶滿意度
体彩幸运赛车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