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100EC>行業研究>淺析:極簡產業互聯網生態構建啟示錄
淺析:極簡產業互聯網生態構建啟示錄
發布時間:2019年06月21日 10:33:50

(網經社訊)隨著低掛的果實被采摘殆盡,人們逐漸省得,互聯網的顛覆性被夸大了。人們發現,這些不是顛覆的對象,而是賦能的機遇,所有產業玩家、環節都可以是賦能對象和價值源泉。思維轉換,下半場開啟。

然而,賦能所要面對的復雜性是消費互聯網企業未曾經歷過的。消費互聯網快速多變,產業互聯網卻復雜難測。

消費互聯網一馬平川,先發優勢非常重要,規模領先者摧枯拉朽、贏家通吃。產業互聯網崎嶇不平,山高路阻,重要的不是先開拔,而是在復雜地形中識別正確道路。同時,消費互聯網戰事生命周期短,地圖常換常新,而產業互聯網戰事通常曠日持久。

對產業互聯網復雜性的認識不足,可能導致兩個反諷:想顛覆的,卻可能是最終需要仰仗的;想賦能別人,卻可能高估了自己被需要的程度。新舊世界對立的思維,本身就是一種簡化——復雜思維并不假設新舊世界涇渭分明

復雜環境下的復雜戰略

阿什比定律認為,系統的內部復雜性需要與其外部復雜性相適應。如果產業互聯網作為任務環境的復雜度劇增,相應的戰略思想也需要容納更高級的復雜性,才能指導產業互聯網賦能生態的建設。因而,我們提出多平臺戰略。

顛覆模式下外部約束較少,起步于簡單的單平臺架構即可捕獲機遇。我們看到的多平臺消費互聯網生態,很大程度上是多元化增長的需要,并不由原點市場的復雜性驅動。相反,產業互聯網賦能一開始就需要考慮較高的外部復雜性,需要起步于相對復雜的多平臺架構

平臺,既是資源集線器也是資源分發器,而一個復雜生態網絡通常需要在不同的位置安裝多個該裝置。

一是因為不同類型資源對平臺管理、調度、匹配等功能的要求差異很大,須由不同平臺承載。比如,在新通路案例里,掌柜寶對接貨、行者動銷平臺對接營銷資源、運力共享平臺對接物流資源、JD便利店對接客流。

二是因為單平臺存在最優邊界。受網絡效應概念的影響,可能很多人認為平臺的邊越多越好、邊的規模越大越好。實際上,由于負網絡效應的存在,所有相關者都匯聚在單個平臺上并不總是有效率的。

三是因為一組相對獨立的平臺,有利于靈活處理不同資源、主體之間的競合關系,避免潛在沖突。比如,即使后來經銷商可以通過掌柜寶向夫妻店發布自己的貨源,行者動銷平臺仍僅對品牌商開放。

四是因為多平臺相當于在復雜的外部環境中埋下了多個探針,匯總的數據比單平臺更立體、實時、充分。

復雜戰略的復雜效應

我們已經另文闡述了網絡效應在產業互聯網土壤下的褪色。然而,通過實施正確的多平臺戰略,生態主仍有可能在產業互聯網受益于網絡效應,而這也是傳統產業效率優化的關鍵原因。

不過,這時不是現有理論介紹的簡單網絡效應,而是跨平臺網絡效應和技術網絡效應疊加而成的復雜網絡效應。

簡單網絡效應重視網絡節點的規模,卻忽略了節點(作為一個活生生的主體)面臨的制度復雜性和資源復雜性,重視兩邊群體數量的正反饋,卻忽略了網絡里流動的資源才是價值創造的源泉。

跨平臺網絡效應體現了對傳統產業格局的尊重,捕捉到了產業互聯網價值創造需要多種互補性資源支撐的特征,不僅刻畫了不同群體在資源供需方面的互補性,更考慮了不同資源之間的互補性,以及主體本身復雜性。

技術網絡效應體現了數字世界的優越性。業務生態的網絡效應需要建立在參與者的自發互動上(如買賣、社交等)之上,而在數字生態,算法可以創造、探索全新的數據節點和因果依賴性。這種源于但超越業務生態的數據生態,為業務生態提供源源不斷地"負熵",促使其進化。

值得強調的時,技術網絡效應可以自由擴大數據生態、探索數據鏈接,但其價值兌現最終依賴于業務生態的實體互動。這一點,戳破了對數據生態不切實際的幻想。一切賦能都是數據賦能,但數據賦能不是一切。

我們欣賞這種有約束的自由——每個網絡節點都是自組織的,但自覺不自覺,其行為受制于其所處的網絡結構。我們用復雜網絡效應這一概念表達跨平臺網絡效應和技術網絡效應的有機結合。

多平臺戰略與競爭優勢

賦能者,恒被賦能之,其競爭優勢依賴于它整合外部資源的能力。這種對外部資源的整合,又取決于該企業準確把握外部參與者的訴求、通過合理的平臺組合提供價值反饋的能力。我們把追求這種競爭優勢來源的戰略稱為多平臺戰略。

生態主的競爭力不是來自自身強大的基礎設施本身,也不是單純源于其廣泛的產業合作伙伴,而源于前者能以遍布于傳統產業各環節的后者所看重的方式與其緊密契合,而在正確的位置嵌入正確的平臺(通常是多個)是實現這一契合的關鍵。

這一論斷基于波特長期被雪藏的“用戶價值鏈”理論:

差異化優勢不是單純地與競爭對手不同,而是企業價值鏈活動映射到用戶價值鏈的不同環節,即在用戶所看重的維度上,創造不同于競爭對手的價值。因此,決定企業競爭優勢的不是企業價值鏈本身,而是企業價值鏈(供給側)與用戶價值鏈(需求側)相互咬合的價值網絡。

在消費互聯網和產業互聯網,該邏輯實際上都得到了體現。在產業互聯網,我們把整個產業視為一個客戶,而把產業上的各種玩家視為與客戶咬合之處

不過,這時,供給側與需求側相互咬合的結果,不是差異化的累積,而是復雜網絡效應帶來的產業資源和數據資源的累積。在這一意義上,多平臺戰略又與戰略理論的資源本位觀暗合。(來源:托比網 文/侯宏 編選:網經社-電子商務研究中心)

“十一”黃金周落幕,在線旅游平臺消費投訴也隨之增加。據“電訴寶”(電子商務消費糾紛調解平臺)顯示,涉及投訴較多的平臺有途牛、同程旅游、藝龍、攜程、飛豬、去哪兒、馬蜂窩、走著瞧旅行、聯聯周邊游、世界邦旅行、俠侶親子游、騎驢游、小豬短租、旅劃算、微旅、igola騎鵝旅行、鉑濤旅行、驢媽媽旅游、青芒果旅行網、發現旅行、訂房易、周末酒店、愛彼迎、愛訂不訂等。如您有這方面侵權遭遇,請訪問“電訴寶”在線投訴維權。

【版權聲明】秉承互聯網開放、包容的精神,網經社歡迎各方(自)媒體、機構轉載、引用我們原創內容,但要嚴格注明來源網經社;同時,我們倡導尊重與保護知識產權,如發現本站文章存在版權問題,煩請將版權疑問、授權證明、版權證明、聯系方式等,發郵件至[email protected],我們將第一時間核實、處理。

平臺名稱
平臺回復率
回復時效性
用戶滿意度
体彩幸运赛车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