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100EC>媒體評論>方超強:萬色城模式近似于“拉人頭”的傳銷模式
方超強:萬色城模式近似于“拉人頭”的傳銷模式
發布時間:2019年06月14日 08:24:31

(網經社訊)摘要:日前,網經社-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北京盈科(杭州)律師事務所方超強律師認為,萬色城業務的合規性、穩定性和發展預期是IPO失敗的主因。

方超強律師表示,無論是香港上市還是境內上市,IPO的失敗原因可能都是多方面的,畢竟上市有著嚴格的條件,包括企業主營業務、盈利水平、管理層穩定性等諸多方面都有相應的要求。目前尚不清楚萬色城此次IPO失敗的具體原因,但其猜測其業務的合規性、穩定性和發展預期可能是此次失敗的主要原因所在。

方超強進一步表示,萬色城模式非常近似于“拉人頭”的傳銷模式;其銷售商品傳統傳銷所售商品類型類似,在市場份額遠低于同業其他平臺的情況下,毛利潤不低反高。另外,萬色城畸小的市場份額,也會的使得審批機構對其平臺競爭能力,以及能否在行業巨頭夾擊下獲得持續生存和發展產生較大顧慮。

以下為該報道原文全文:《社交電商激進發展按下暫停鍵 泡沫過后行業將迎來變革和升級時期》

在經歷過一波又一波的社交電商上市浪潮后,突然畫風急轉,萬色城香港上市計劃宣告失敗,為行業激進發展按下了暫停鍵。

就在6月10日,國內第四大S2B2C社交電商Vance International,INC.(萬色城)2018年12月10日向港交所遞交的招股書已滿6個月,正式失效。一時間,業界對于萬色城自創自創S2B2C模式充滿了質疑,社交電商始終無法擺脫供應鏈難題成了業界公認的痛點。

近年來,基于微信、微博、短視頻平臺推薦的社交電商模式成為新趨勢。不過,風口過后仍面臨諸多困境,傳銷問題、假貨問題是其發展面臨的巨大挑戰。由此,社交電商現狀也是層次不齊,市場對其認可程度忽高忽低。泡沫過后,社交電商發展將何去何從?

萬色城難逃供應商依賴困擾

萬色城并不算拼多多云集的后輩,其最早可追溯至2009年,主要靠售賣保健品和美容產品發跡。不過,同是打著社交電商的旗號,萬色城就沒有云集那么幸運,并未能順利登陸資本市場。

按照萬色城向港交所遞交的招股書時間來計算,已滿6個月也就意味著萬色城暫未成功上市。盡管其招股書鋒芒初顯,2015-2017年營業收入分別為3.32億元、2.25億元和2.82億元,2018上半年營業收入達1.71億元。

與此同時,2016-2017年萬色城毛利率逐年上漲,從55.4%一躍至65.9%,甚至在2018年上半年突破70%至73.1%。甚至超過2017年拼多多和阿里巴巴毛利率分別為58.6%和57.2%,較其約有7-8個百分點的差距,可以說在電商領域一騎絕塵。

不過,成也蕭何敗也蕭何,受制于社交電商行業痛點,萬色城剩下的弊端以供應商依賴和自有品牌依賴為甚。2016年上半年萬色城與當時最暢銷產品之一萬色水母I系列的主要供應商巨人集團因配方未授權使用發生糾紛,并于該年下半年終止與巨人集團的關系。該事件直接拖累萬色城2016年的營業業績,表現為美容產品收益從2015年的2.685億元做垂直落體運動至2016年的0.778億元。

此外,萬色城擴大若干產品的供應商數量但始終無法擺脫供應商依賴的困擾。比如杜邦是萬色城益生菌最大供應商,2015-2017年占其采購額的2.3%、37%和48.5%。截至2018年6月,萬色城前五大供應商份額仍不下60%,其中杜邦獨占42.9%。

如此,背負著第四大S2B2C社交電商的萬色城壓力時則巨大。尤其在合作伙伴增速嚴重放緩的情況下,能否維持市場份額則顯得更難了。

根據相關統計數據顯示,2018年,相對規模較大的以社交驅動的電商平臺就有拼多多、云集、微盟、禮物說、萬色城等超過10家,社交電商融資總金額已超200億元。不過,萬色城的市場份額約占1.3%,這點相較拼多多、云集市場份額少很多。

種種跡象下,萬色城想IPO戰實則難打。對此,網經社-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北京盈科(杭州)律師事務所方超強律師認為,萬色城業務的合規性、穩定性和發展預期是IPO失敗的主因。

方超強律師表示,無論是香港上市還是境內上市,IPO的失敗原因可能都是多方面的,畢竟上市有著嚴格的條件,包括企業主營業務、盈利水平、管理層穩定性等諸多方面都有相應的要求。目前尚不清楚萬色城此次IPO失敗的具體原因,但其猜測其業務的合規性、穩定性和發展預期可能是此次失敗的主要原因所在。 

方超強進一步表示,萬色城模式非常近似于“拉人頭”的傳銷模式;其銷售商品傳統傳銷所售商品類型類似,在市場份額遠低于同業其他平臺的情況下,毛利潤不低反高。另外,萬色城畸小的市場份額,也會的使得審批機構對其平臺競爭能力,以及能否在行業巨頭夾擊下獲得持續生存和發展產生較大顧慮。

行業裂變法律邊界亟待明確

而云集和萬色城同為杭州濱江區發展起來的社交電商,一家已成功上市而另一家卻上市失敗,可謂“冰火兩重天”。

在萬色城之前,云集、拼多多等社交電商均順利上市,社交電商一時風頭無二,依托社交賦能的流量成本優勢兇猛擴張,社交電商上市潮成長為互聯網時代下半場的主流角色。

就在萬色城上市夢碎的前幾日,同為社交電商的云集一季度實現凈利潤4310萬元,為成立以來首次單季度盈利。其中,云集一季度的GMV(平臺交易總額)達到了68億元人民幣(約合10億美元),與2018年同期35億元GMV同比增長93.7%;實現總收入33.856億元人民幣(約合5.028億美元),與2018年同期22.097億元的總收入同比增長53.2%。

不過,此次萬色城上市失敗也將行業泡沫推向公眾視野,給行業發展帶來思考。究竟社交電商能成為購買“新趨勢”嗎?對此業內分析認為,社交電商裂變的法律邊界不明確,新行業的迅猛發展與法律監管的空白,正成為社交電商的桎梏。

長江商報記者查閱資料,社交電商涵蓋的范圍比較廣,廣義的社交電商包括微商和微商城,而狹義的社交電商就是通過社交、口碑、互動、分享這些社交功能,一般分為導購型社交電商,類似云集微店;內容型社交電商,類似小紅書蘑菇街等;還有一種是平臺型社交電商,比如拼多多、京東拼購等。

細數這些年發展紅火的社交電商,有拉人頭為商業模的導購型社交電商,比較典型的云集微店,是個人零售服務平臺,可為店主提供美妝、母嬰、健康食品等各類貨源。云集依靠大流量、大用戶數、大訂單量獲得話語權,保證商品的高性價比,大量店主通過社交關系擴散商品信息,增加商品曝光流量;終端消費者看到商品信息在云集下單,由云集官方完成配送、售后;訂單完成后,店主從云集獲得提成收益。

還有一類比較火爆的,就是內容型社交電商。以堪稱強力種草機的小紅書為例,以圖文分享為主,整體篇幅較長,熱門的評測會分析產品成分、科技含量、體驗感、使用場景等,這些優質UGC(用戶原創內容)可以讓消費者更直觀的了解產品,整體信服力較強,比一般的廣告更有效果。

此外,基于微信起家的平臺型社交電商也裂變成新風口,拼多多就是一個專注于C2B拼團的第三方社交電商平臺,它借助“拼團+低價+社交”的組合,通過發起和親朋好友的拼團,以更低的價格購買優質商品。截止目前,拼多多在“團購”這條路上深耕,已經成為了最大的電商平臺之一,雖然飽受爭議,但也自己擴展出了一種“獲客-留存-變現-自傳播”的用戶自增長模式。

不過,社交電商蓬勃發展的同時分銷開店型社交電商平臺由于野蠻生長、層級不清,導致產品良莠不齊,頻頻遭到涉嫌傳銷的質疑。日前,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發布了《2018—2019年中國電子商務法律報告》,“社交電商傳銷”被列入十大電商法律關鍵詞。

對此,業內分析認為,隨著電商法發布和流量成本優勢以及入局者的擴張逐漸被稀釋,社交電商也將迎來了一波重要的行業變革和升級時期。(來源:《長江商報》;文/陳妮希)

“十一”黃金周落幕,在線旅游平臺消費投訴也隨之增加。據“電訴寶”(電子商務消費糾紛調解平臺)顯示,涉及投訴較多的平臺有途牛、同程旅游、藝龍、攜程、飛豬、去哪兒、馬蜂窩、走著瞧旅行、聯聯周邊游、世界邦旅行、俠侶親子游、騎驢游、小豬短租、旅劃算、微旅、igola騎鵝旅行、鉑濤旅行、驢媽媽旅游、青芒果旅行網、發現旅行、訂房易、周末酒店、愛彼迎、愛訂不訂等。如您有這方面侵權遭遇,請訪問“電訴寶”在線投訴維權。

【版權聲明】秉承互聯網開放、包容的精神,網經社歡迎各方(自)媒體、機構轉載、引用我們原創內容,但要嚴格注明來源網經社;同時,我們倡導尊重與保護知識產權,如發現本站文章存在版權問題,煩請將版權疑問、授權證明、版權證明、聯系方式等,發郵件至[email protected],我們將第一時間核實、處理。

平臺名稱
平臺回復率
回復時效性
用戶滿意度
体彩幸运赛车走势图